微信扫一扫,优惠全拿到

当前位置:泉州蓝房网 > 资讯中心 > 本地资讯 > 正文

规划用地2000亩!拟投35亿!南安这个新园区即将动工

本地资讯 | 来源:海丝商报 2019-07-23 16:15:20 我要评论
[导读]规划用地2000亩!拟投35亿!南安这个新园区即将动工

作为南安支柱产业之一,近年来,南安装备制造业产值不断提升。装备制造业是新型工业化进程中的“火车头”产业,是促进产业结构优化升级的“助推器”,而铸造业又是装备制造业的基础。然而,受国际国内复杂多变的市场环境与环保等多种因素的影响,南安的铸造产业发展正面临着产能落后、环保问题等方面的制约。


为推动南安铸造行业改进生产设备、提升产品结构,促进行业优化布局,南安正打造一个高端装备制造园区,来促进整个行业的转型升级。近日,记者从南安市装备制造业协会了解到,该园区目前正在进行紧张的征迁工作,预计9月份能够完成征迁工作,并开始动工。

点击查看大图

 

采用市场化运作模式

泉州(南安)高端装备制造园区坐落在霞美镇埔当村,整个园区规划用地2000亩,一期规划用地1000亩,计划总投资35亿元,新建建筑40万平方米。园区内将建设共享工厂、办公楼、研发中心、设计中心、3D打印中心及市政配套设施。”南安市装备制造业协会会长、福建成功机床董事长周泗进告诉记者,整个产业园区以“政府+园区运营商+行业协会+民营资本”的形式来投资建设。

点击查看大图

南安市装备制造业协会会长、成功机床董事长周泗进。

 

“事实上,这个园区从确定建设的那一刻起,我们就决定采用市场化运作模式。”周泗进对于园区建设,有着自己的看法。在他看来,只有充分依靠市场机制、市场手段,才能使整个园区的运作更为规范化,才能提升整体效益。此外,如果仅仅依靠政府主导,政策性引导,园区建设目标难以实现,而市场化运作更有利于园区的招商引资。“包括市场化运作的股东也很快就成立。”

 

那么,园区应该打造成什么样的,才能吸引铸造企业“举家迁移”?这是周泗进一直在思考的问题。为了打造更为高端的园区,协会一行人走访了不少国内高端园区,在汲取了这些高端园区的优点后,周泗进对装备制造园区的建设,也提出了自己的想法。“目前,国内一些园区建设不够规范,从外观上,园区的功能区分不够严谨。”周泗进坦言,这样的园区会给人一种杂乱无章的感觉,不利于园区的未来发展。谈话间,周泗进拿出规划图纸向记者介绍道,南安装备制造园区会将生产区和生活区区分开来,使得园区的整体更为协调美观,也更显高端。

 

“此外,我们还将在园区建设一个检测中心。”周泗进介绍道,铸造企业很多都有检测需求,如果每一家企业都建造化验室,来满足自身对产品检测的需要,不仅投资成本太高,而且会造成不必要的资源浪费。“建立一个检测中心,园区内企业的铸造产品都由检测中心进行检测,能够实现园区内设备资源共享。同时,引入第三方检测,也能提升产品在社会上的认可度。”

 

除了内部设施,交通等配套设施的建设也是必不可少的。周泗进告诉记者,园区还规划建设了两条道路,以保证交通设施的完善。

 

意向入驻企业60多家

谈及创建南安高端装备制造园区的初衷,周泗进坦言,南安铸造产业目前存在着一系列问题。他分析道,以往南安的铸造企业在熔炼环节上90%使用的是铝壳炉,这种炉相较于钢壳炉来说,使用年限短、安全性较差,后来国家出台相关规定,企业需将铝壳炉替换为钢壳炉,南安的铸造企业因此开启了为期两个月的生产设备改造工作。

 

“为了落实设备改造工作,协会分两路走访了近百家铸造企业,而就是在这次深入走访中,我们发现,南安的铸造产业与其他发达地区的铸造产业相比,不论是熔炼设备,还是铸造工艺,都落后人家一大截。”周泗进表示,除了设备、工艺较为落后外,铸造业还存在着环保问题严峻、行业过于分散等问题。

 

“南安很多小型铸造厂家分布在不同的乡镇,有的甚至在村里,紧邻着居民的生活区,对生态、对居民生活都会造成一定影响。”周泗进表示,随着国家对环境保护的要求越来越高,对整个产业的要求也越来越严格。如果企业运营不规范,车间依然是脏乱差,达不到国家对铸造产业的要求,今后就会被逐步淘汰。“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现在大家都有这种共识。而高端的铸造企业,生产工艺各方面都较为完善,满足国家要求,管理规范,其实并不存在什么污染。这也是我们为什么要打造高端制造园区的原因。”

 

正是这样的既定事实,让周泗进不得不去思考行业应该怎么做,才能整体有所提升。“铸造行业是机械装备制造业里最基础的产业,南安的装备制造行业要想有一个新的突破,首先要从基础抓起,只有基础提升了,整体产业才会提升。”

 

除了将中小型铸造企业集中规范管理,高端装备制造园区的打造,更是为了整体产能的提升。据介绍,高端装备制造园区从入围门槛起就做了限定,高起点打造产业集群。“园区内1万平方米的占地,最低限度可能就要投入5000万元以上固定资产。一些小型企业达不到这个要求,就会被拦在门外。”周泗进说道。

 

企业的入驻,并不是简单地将原有的设备搬进园区就可以了。高投入也意味着入驻的企业在设备上也要随之更新换代,才能满足市场需求。

 

据了解,现在国家对铸造企业的标准越来越严格。最新政策规定,占地面积为2万平方米的企业,需实现1万吨的年产量和7000万元的产值才能达到标准。一些小铸造厂如果达不到这个标准,就面临淘汰。“虽然对于一些老的铸造企业会降低标准,不过即便是降低后的标准,对一些小型的老企业来说,要达到3000万元的年产值也是相当困难。”周泗进表示,这就要求企业必须在生产设备上进行升级。

 

据悉,南安目前共有铸造企业95家,而有意向入驻的企业已有60多家。“2018年南安装备制造业产值为580多亿元,铸造产业占比为15%左右,预估下来,南安铸造产业的产值一年预计在80亿元左右。”周泗进介绍道,项目拟于2019年开工建设,预计2020年一期全部投产,一期项目投产后,将形成30万吨铸铁件产能,实现年产值30亿元。周泗进打趣道:“如果一个园区企业的铸造业产值就占掉了整个南安市铸造业产值的一半,这是非常夸张的。”

 

高标准园区带动铸造升级

在园区建设管理上,整个园区的配套都会进行规范化管理。周泗进介绍,从园区的建设开始,到企业入驻、企业的生产管理,都会有专门的人负责监管,以保证整个园区的生产达到国家对铸造行业的规定。

 

周泗进举例道,以熔炼为例,假如一家企业熔炼炉1万平方米可能需要年产值5000吨,企业需要思考购买什么样的熔炼设备、变压器,以及何种造型的生产线、环保设备等。而这些都会有行业协会组织专家组来评审控制,才能进入园区。“只有按照国家的要求来建设园区,才能形成一个产业集群。也只有按照规范来建设,才能实现国家所提倡的产业升级创新与技改创新。”

 

对于意向入驻的企业争一阀门来说,规范化的园区,正是总经理徐礼转看中这里的原因之一。徐礼转告诉记者,目前公司年产值几千万,虽是一家阀门企业,但从铸造到阀门的生产都由企业独立完成。但从目前的生产情况来看,公司的铸造已经满足不了阀门生产的需求。为了扩大产能,公司也想在装备制造园区内投建铸造厂,以满足未来的生产需求。而除了规范化,环保问题也是他想入驻园区的原因。

 

目前,园区的招商工作主要针对南安的企业。在园区正式投建后,园区的招商范围就会扩大到全国。“我们希望在全国范围内找一家知名企业入驻,龙头企业产品的技术含量、附加值都比较高。如果能够有一家龙头企业来带动整个园区的发展,对整个南安的铸造产业发展来说是十分有利的。”周泗进表示。

 

而此前,他们也曾到沈阳铸造研究所去交流学习。沈阳铸造研究所是国家级铸造技术专业研究机构。“此次前往,我们也想让沈阳铸造研究所来南安做一个检测中心,或是让他们推荐一些制造航空零件、高端零件的企业与园区其他企业进行技术合作。”在周泗进看来,园区的建设一定要目光长远,要有做高端产品的目标,才能激励园区不断提升。

 

建成后的园区,也将不定期组织人才培训。在产业人才培养方面,周泗进有自己独到的见解,装备制造业是更依赖于技术与设备的行业,相较于引进人才,怎么留住人才是一个更重要的课题。在他看来,定期培训能够提升人力资源管理水平,另一方面,高端园区的建设能够形成产业集群,也有利于留住专业人才。

 

对话

周泗进:南安非常适合发展装备制造业

点击查看大图

在您看来,为什么南安适合发展装备制造产业?

 

周泗进:

装备制造产业发展的时间很长。2010年,南安市装备制造业协会成立。当时的产值仅有80多亿元。到去年,装备制造业产值已经达到580多亿元。受经济危机影响的几年间,还能有这种增长,说明南安是非常适合发展装备制造业。
在我看来,南安之所以会这么适合装备制造业的发展,土壤、地质也是一大原因。装备制造业本身都是重工业,南安这边的土地都是硬地、石头地,不像海边那种泥沼地。在泥沼地里,建造厂房都要打很深的桩,而南安就不用。机械装备都是重型设备,如果在海边不打桩的话,设备就会因为自身的重量,不断地下沉,从而导致设备变形,设备变形就会直接影响生产精度。南安这边的土地都是实地,随便一挖,就能挖到岩层。地质好,建厂房的成本低了,投资成本就低了。而且机械厂和其他厂不一样,机械厂的占地面积一般不需要特别大。

 

在您看来,为什么南安要发展装备制造业?

 

周泗进:

一个地方要发展重工业,需要非常好的基础条件。因为重工业技术含量高、门槛高,需要有足够的原始积累和完整的产业链,所以重工业一定要保留。保留重工业,保留装备制造业,我们才能建成长久的百年企业。放眼欧美,它们的装备制造企业发展至今都有百年历史。装备制造业能发展起来,对当地长久的产业以及经济发展都是非常有利的。
铸造业是重工业,不像轻工业。比方说轻工业做鞋帽、服装,我们称它为“移动工厂”。为什么说轻工业是移动工厂,而重工业才有根基?一个简单的例子,比方说我们中国的人力资源成本高了,工厂就会迁移到一些经济发展较为落后的国家和地区。因为这些地区的人力资源成本较低,哪里人力资源成本低,这些企业就搬到哪里,而重工业就不存在这样的问题。重工业搬迁就没有那么简单,产业集群、技术人才、企业知名度等都是企业搬迁要考虑的因素。
装备制造业本身不属于劳动密集型产业,产品单项附加值相对较高,所以即使人力资源成本相对较高,也对企业影响较小。

 

团购报名

1. 免费看房专车

2. 购房优惠 会员独享

3. 一站式购房专业指导

[编辑:杨凌伟]